你的位置:首页首页 > 言情 >

苏向晚慕楦泽全文完整章节_(慕先生恋你每分每秒)苏向晚慕楦泽免

2020-08-02 15:37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内容精选

温馨提示:微信搜索公众号【奶糖文学】回复书名或主角名,抢先看正版全文喔!

苏向晚慕楦泽(慕先生恋你每分每秒)全文章节完整版,作者“烟雨水墨”,《慕先生恋你每分每秒》苏向晚慕楦泽是一本现代类型的小说,受广大读者喜爱,对这本书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了解一下~

苏向晚转头,直接对上了慕楦泽那双凌厉的眼眸。

“我怎么记得,苏大小姐出来就是为了避开这个消息,那么现在,你又在做什么?”慕楦泽挑了挑眉头,看着她的手机屏幕,唇角微微提起。

苏向晚被人踩了尾巴,一蹙眉头,走过去就要抢手机,“这是我的事情,你管不到。”

谁知,还没等她接近慕楦泽,一个脚下不稳,眼看就要往地上摔去。

好在慕楦泽眼疾手快,一把将苏向晚揽胸抱起,这才使得苏向晚免于一难。

苏向晚惊魂未定,加上水土不服,经过这个一遭,差点没倒下去。

慕楦泽看她站起来也够呛,直接一个拦腰,打横将她抱起来,放在了床上。

“休息。”说完,就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看起设计稿,没再讲话。

苏向晚见他不在说话,自然也不好开口,就躺在了床上,盯着天花板一阵出神。

想到刚才在热搜上看到的关于许玮庭的消息,眼前又浮现照片中一袭西装的他满面幸福的笑容,只觉得一阵刺眼。

思绪不断飘飞,大脑总是不受控制的想到媒体描述许玮庭和顾家千金幸福的刺眼,只觉得头脑一阵昏涨,意识也渐渐抽离。

不知过了多久,苏向晚在一片虚脱中清醒的过来,浑身发烫。

下意识的看向窗户边上的沙发,慕楦泽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

强撑着虚脱,坐起了身子,就见门被打开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走了进来。

苏向晚本能的朝后面侧了侧身子,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是医生。

而医生身后,则是慕楦泽。

慕楦泽看到苏向晚醒了以后,眼底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神情。

医生用体温计给苏向晚量了体温后,得出结论,她发烧了。

慕楦泽刚才一直坐在沙发上看设计稿,一颗心却系在苏向晚的身上,刚好起身拿东西的时候,发现她的额头上布满了丝丝细密的汗珠,表情也变得异常难耐。

轻轻用手在她的额头上贴了一下,滚烫无比,担心水土不服会有什么并发症,就去请了医生,没想到等他请来了医生,苏向晚已经醒了。

吃了退烧药,又打了针的苏向晚怎么都睡不着了,眼睛大睁,脑袋一片混乱,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医生简单的嘱咐了两句注意事项,又检查了苏向晚脸上过敏引发的水痘,确认没有其他问题,才离开。

苏向晚并没有听见医生说的注意事项是什么,只记得在医生即将离开的时候,说了句回复的好的话,明天就可以回家静养了。

明天就可以回去静养?那倒不错。

浑浑噩噩中,苏向晚只觉得嘴巴一阵发苦,口干舌燥却又不想喝一口水,可偏偏慕楦泽端了一杯子水过来。

“医生让你多喝热水。”简单的一句话,直接把热水递给了苏向晚,干脆了没有多余的任何字眼。

苏向晚直接拒绝,她嘴巴这么苦,这水怎么喝的下去?

“蜂蜜水。”似乎是看出了苏向晚在想什么,慕楦泽轻蹙眉头,硬是把水塞到了她的手里。

她看着手中的水,想着自己得赶紧好起来,不能顶着这么张脸回去见苏父,也就喝了。

不过这蜂蜜水甜甜的,却也不难喝。

一晚上,苏向晚也不知道自己挂了几瓶水,只是模模糊糊的记得慕楦泽叫了几次医生过来换针。

由于昨天一整天都在睡觉,所以第二天苏向晚起了个大早,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还蒙蒙亮。

看了眼窗外,灰蒙蒙的天,不知道是下雨了还是在下雾。

慕楦泽不在病房内,也不知道干嘛去了,苏向晚本来就是打算一个人来巴黎,所以也就没有管他。

摸了摸桌子,想要看下手机,突然间想起来,手机昨天被慕楦泽给拿走了。

她叹一口气,这家伙不会是抢劫自己的手机了吧?不过他看着也不像缺一部手机的人啊!

下床去了趟厕所,顺便在厕所的镜子上照了照自己的脸,看来昨天那个药膏还是比较有效果的,今天早晨她的脸就好的差不多了。

活动了下筋骨,顿觉浑身舒爽。

不得不说,苏向晚的恢复能力还是不错的,上午医生过来查房的时候慕楦泽也来了,说是下午就能办出院手续了。

苏向晚乖巧的点了点头,她才不愿意在这飘满消毒水味儿的病房内继续待下去。

回到了酒店以后,苏向晚第一件事就是涂药膏,毕竟就算好的差不多,多少还是有些痕迹的。

要是苏父知道了自己在国外水土不服过敏进医院,他还不得直接将自己禁足?!

刚涂完药膏走出来,就见到慕楦泽一脸悠闲的坐在床边,不由得蹙了蹙眉头,刚才来的时候,前台有说还有空房的事情啊,他怎么还赖在自己这里?

“前台不是有空房间吗?你怎么还在我这里?你去开一间新房间啊。”苏向晚不解的说道。

谁知慕楦泽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将她压在了床上,“如果我告诉你,昨天也有空房间呢?”

苏向晚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图,敢情他不是因为没有房间住而住在自己这里,是纯粹的想占自己便宜?!

在心中打了自己一巴掌,苏向晚,你早该知道,他这种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

“你!你放开我!”苏向晚看着慕楦泽渐渐染上情yu的眸子,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他……该不会是在想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吧?

想到他夺走了自己的初吻,苏向晚说什么都不再让他捧自己,可无奈,慕楦泽的力气太大了,无论她怎么挣扎,都徒劳无功。

不得已,只能抄起脚来,不断的胡乱踢着。

可她似乎忘记了慕楦泽身手很好的这件事情,还没蹬两下,就被他给钳制住了。

“你放开我啊!流氓!”苏向晚完全动弹不得,全身上下,只有一张嘴能发出声音,便毫不犹豫的骂出了口。

然而,下一秒钟,苏向晚唯一能张开的嘴也被男人侵略式的堵上了。

慕楦泽灵活的敲开了苏向晚的贝齿,手也不停下,摸着她的背部,弄得她脸色绯红。

“你想怎么样……”苏向晚被他这么一折腾,声音也虚了很多。

只是她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的脸现在都成这样了,男人到底是怎么下得去手的!

“怎么样?既然你说我是流氓,那我就做流氓该做的事情。”说完,再次堵上了苏向晚的唇。

夜,还有很长。

第二天,苏晓只觉得浑身酸痛,动一动都会要了老命,蹙了蹙眉头,艰难的翻了个身子,意识渐渐回笼,关于昨晚的记忆也重新涌上了心头。

该死的,她怎么都没想到,这男人的体力居然这么好,昨天晚上,她硬生生的在床上昏了过去,现在想想,还真是丢人。

不过,经历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以后,苏向晚似乎能够确定夺走自己第一夜的人,是谁了。

就是慕楦泽。

得下这个结论以后,苏向晚的内心着实有些震惊,但仔细想一想,似乎又在情理之中。

毕竟那天喝醉了的她是被慕楦泽带走的,就算发生什么事情,也只能和他一起发生才对。

看了一眼日期,突然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她似乎订了今天的机票,要回国……

正巧慕楦泽从卫生间里面走出来,见苏向晚醒了,也没有理她,直接穿上外套离开了。

苏向晚一脸懵的看着他的背影,不断地在心中默念,这个人是人格分裂,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好了。

想到飞机快要晚点了,苏向晚直接下了床,三下二除五的收拾完了行李,直接去了机场。

和来的时候一模一样的情节,苏向晚和慕楦泽在飞机上相遇了,不同的是,上次是慕楦泽来得晚,这回事苏向晚来的晚。

不明白这个男人的脑袋一天天的都在想些什么,怎么会对自己的行踪了解的这么透彻?!

怎么想都不对劲,索性就不想了。

一路两个人倒也没有什么交流,一个安安静静的把杂志盖在脸上睡觉,另一个也是安安静静的把耳机带上睡觉。

所以,两个人是在飞机降落之后,被空姐一并叫醒的。

苏向晚觉得,她这一辈子都忘不了空姐叫醒她时候那个想笑却又笑不出来的样子,毕竟自己的耳机线缠绕在自己的脖子上,她废了好大的劲才取了下来。

刚下飞机,她手机还没刚开机,就接到了来自苏老爷子的电话。

一接通,就是一阵河东狮吼,苏向晚忍不住将手机拿到了离自己三丈远的地方。

其实苏老爷子的话不用听,也知道他在说什么,不过是暴跳如雷的质问自己为什么不回家,让家里人担心。

苏向晚只是翻了翻白眼,都没有人来找她,还说什么担心。

过了一会儿,苏向晚觉得苏老爷子的语气平稳了下来,才把手机放在的耳朵边。

只听,苏老爷子平静好些的说道,“结婚对象的事情,怎么样了?”

微信搜索:奶糖文学,关注:奶糖文学,回复书名,看全文

奶糖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