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首页 > 言情 >

半生暮柳楚玉赵煜小说_半生暮柳楚玉小说免费阅读

2020-06-30 11:51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内容精选

温馨提示:微信搜索公众号【奶糖文学】回复书名,抢先看正版全文喔!

半生暮柳楚玉赵煜小说全文内容选读:由给大家带来,《半生暮》是网络作者“小米”原创的一本古言小说,主要主角有柳楚玉赵煜,喜欢《半生暮》这本小说的绝对不容错过!

柳楚玉意识朦胧间仿佛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小名,她想睁开眼睛看看眼前的人是谁,但用尽力气也只是动了动眼皮,她觉得身上一会儿冷一会热的,水深火热之间她似乎看见了自己的父亲像小时候她生病时那样坐在她的床头,他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曲子笨拙的哄着她。

柳楚玉伸长手想要拽住父亲的袖子,但是她却怎么也够不着,她急了一头的汗抬头准备喊他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了滴落到了床上的血,她猛地一抬头看到柳成林的头滚了下来,脖颈处一直往外冒着血,滚落到地上的头颅还笑着望着她唤着:“楚儿。”

柳楚玉剧烈的喊叫起来,但是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她挣扎着睁开眼泪眼朦胧地看着眼前的丫鬟香榭。

“娘娘!您终于醒了!您可吓死奴婢了!”香榭带着哭腔。

柳楚玉无力地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尝试想要坐起来却失了力气又摔回床上,发出了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声,她感觉喉头一阵血腥气,摊开手一看,掌心里点点殷红。

“娘娘,太医说您以后肯定就落下了病根了,这以后天冷了都要注意点。”香榭哭哭啼啼地说。

柳楚玉伸手摸了摸她的脸颊努力地露出一个让她安心的笑容,香榭终于忍不住的大哭起来:“娘娘,您的娘家人都没啦!皇上他过几天就要迎娶苏丞相之女为妃了,娘娘您以后可怎么活啊!”

柳楚玉脸色一下子白了,她恍惚想起刚才意识模糊间做的那个梦。

是啊,从此以后这世上的柳家人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第二天她跪在皇殿外恳请赵煜能让她回柳家看一眼,赵煜不理会她,门外站着的小太监再一次走上前来劝她回去。

“娘娘,您快回去吧,皇上还是不肯见你,就算您在这里把腿跪断也是一样……”

柳楚玉头也不抬地伏在地上,一副铁了心的样子,小太监无奈地看了她一眼摇摇头走开了。

今天天气本来就不好,风很大,乌云盘旋着堆积在皇城上空,一股风雨欲来的气息。不一会儿就开始噼里啪啦地下起了雨,地面上被雨点砸的腾起一阵灰尘,很快就溶成了泥水,天空电闪雷鸣的,雨水裹着寒风往人脸上刮着。

柳楚玉受了寒在雨中咳了起来,雨水下得紧,浓密的睫毛被雨水打湿了贴着下眼睑,眼睛都睁不开,衣服湿淋淋地剥削着她的体温。

不知道过了多久,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双明黄色的布靴,她抬眼向上望去,赵煜表情复杂地低头看着她。

赵煜看到柳楚玉抬头脸上的表情顿时一收换上了那副冰冷生硬的面孔。

他声线平淡地开口:“你既然想看,朕允你便是,只不过希望你不要再给我生出一场大病。”

柳楚玉一怔,她闻言只是收回了目光重重地在地上磕了一次头便准备起身,但是因为跪的太久身形一个不稳便脸朝地往地上栽去。

赵煜眼角一跳猛地冲出雨伞的遮挡伸手揽住了她,怀里的身体一僵,顿时没了动作。

赵煜反应过来后便下意识的一松手,她又再次跌入了泥水里,这一次她缓慢地爬了起来,而赵煜则头也不回地进到了殿里。

柳楚玉已经有三年没有回过柳府了,虽然时间有些久,但是这样的柳府让她陌生又心生畏惧。

还没有走到门口就看到这里有重重的官兵把守着,非常的压抑和沉闷。

等她站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有种从一场可笑的梦中醒来的彻悟感,她幼时见到还是少年的赵煜时便喜欢他,那个时候的赵煜虽然青涩却挺拔的像根青竹,眉目清秀,全然没有现在的狠戾。

他同她说话时轻轻柔柔的,像是林间的阳光撒到了地上的白花上,就是因为这样她才误以为他似乎对自己也留有余情。

后来他当上了当今的天子时她满心欢喜地等着要嫁给他。

但是当站在柳府门口时才深觉这只不过是她的一场荒唐梦。

她推开大门步至庭院,昔日的柳府已经人去楼空,房屋里的东西都被搬空了,只剩下院子里的那棵大梨树在微风细雨中吐露着洁白,地面上还沾染着一些没有清理干净的血迹。

她出神地走到梨花树下,她像小时候一样坐在树下的秋千上荡了起来,有时候动作大了便会有梨花从头顶上飘落下。

一切犹如从前一样,但是她身后再无一人,她往后的梦里都掩埋着尸山白骨。

转眼间就是赵煜和苏莹婉的大喜之日,皇宫里一片喜庆的红色,宫女太监们都热闹的议论着新王妃,花园里的枝叶上都系满了红丝带。

香榭在门口张望了一会儿便回来试探的唤了一声:“娘娘……”

柳楚玉回过神来,她现在发呆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有时候她坐在门槛上就能坐一下午,眼睛里一点神采都没有。

她笑了笑用手摸了摸香榭的手没说话,那天她被喂了哑药,从刑场回来后赵煜便给她解了毒,但她却几乎很少说话了,总是用一些简单的动作回应着。

那人要娶亲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早就不是那个钦慕他的小姑娘了,她的心早已经被燃尽了,她一腔的喜欢只不过是他利用的弃子罢了。

她的心沉进了他一手挖出来的坟墓里,从此再无回响。

落日西沉的时候,安才贵带着几个小太监小碎步地走了进来用尖细的嗓子禀告道:“娘娘,皇上让我来接您,轿子正在外面侯着呢。”

柳楚玉点点头然后就这么身着素装地准备往外走。

“娘娘请留步,皇上特意叮嘱老奴说让您好好打扮打扮!”安才贵挑着眉笑意盈盈的打量着柳楚玉身上守孝的白衣。

“不要让新皇妃难堪。”

殿里正一片歌舞升平,身着纱衣的舞女衣袂飘飘的宛若天宫上的仙女,赵煜坐在龙椅上看着下面的群臣热络地互敬着酒,面如止水,看不出什么心绪。

柳楚玉出现在正殿门口的时候议论声突然戛然而止,他们都知道皇上还留着这位罪臣之女,甚至连妃位都没有贬,但要论宠爱,皇上却从来没有对她露出过笑意。

只能说,君心叵测啊。

微信搜索:奶糖文学,关注:奶糖文学,回复书名,看全文

奶糖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