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首页 > 都市 >

阴人祭张阳李小甜小说结局完整全文

2020-11-21 16:40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内容精选

温馨提示:微信搜索公众号【奶糖文学】回复书名或主角名,抢先看正版全文喔!

主角叫张阳李小甜的书名叫《阴人祭》,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灵异13号创作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妈怀胎七月被爸活活打死,未足月的我被从我妈的尸体中剖出,阴人生,命犯阴煞,是爷爷的“孽种”……...

这两个女人,一唱一和,就跟商量好了似的,不过,说的很有道理,我也带有铁锹,把石碑给挖出来,并不是啥难事。

这西坡都是黄土,没啥大树,好挖,所以,不到半个小时,我就把石碑给挖了出来。

青石石碑,也就只有不到二尺那么高,清理掉上边的泥土之后,渐渐地看清楚了上边的文字,还是小篆书。

土厚添福祉,地灵益世人。

供奉……

下边的字竟然被人用啥东西给凿掉了,还凿的特别彻底,根本分辨不出下边到底是啥字。

当然,从这里也能够看出来一些信息的,至少,能够断定这根本不是墓碑,应该算是一个神位,不然也不会用“供奉”二字,没准以前这里还是个庙,那老头是个庙祝啥的?

林曼曼拿出手机咔嚓了好几下,都是黑屏,啥都照不出来。

她还以为是自己的手机坏了,搁手上啪啪啪的拍,我拿过来试了下,也是试了好几次,才把那石碑给照了下来。

我心说,难道那老头就在附近,他不想让我们照?

可是瞅了几圈,自然也没见着他,他是鬼,我估计他白天也不会出来。然后,我就把青石石碑小心翼翼地竖起来,立好,把旁边的土给踩瓷实了,以防石碑再倒。

其实,今天出来,我还有一个想法。

我妈的坟地离这儿不远,就隔了一道小土坡,我想过去好好查查,看能不能有啥线索,妈的坟不能就那么一直空着。

那天过来太仓促,没仔细看,这次过来一看,的确是有蹊跷的。

棺材说是被挖走的,其实,也不太像是被挖走的,坟地周围也没有翻出来的新土,周围也没有脚印,可是坟就是剩下了一个坑,她的棺材就是那么离奇的不见了。

我原先想着,可能是塌陷进去了,也跳到墓坑里仔细地瞅了瞅,下边也不像是空的,很奇怪。

也没有别的线索了,我们就回去了,直接去找了老烟杆,我觉得那石碑上的东西,他应该能看出一些门道。

老烟杆从屋里出来,也是一脸疲惫,抬头往天上瞅了瞅说:“咦,都快晌午了,咋还有星星呢?”

我一愣,这话爷爷清早那会儿也说过,可是,太阳当空很刺眼,连一朵云的没有,更不要说星星了,这不莫名其妙吗?

我也没想太多,就给他看了林曼曼手机上的那张石碑的照片,他看了一阵子,欲言又止地说:“土厚添福祉,地灵益世人,这应该是……”

“是啥?”我急切地问。

“这……这应该是土地庙的庙词,但是……”老烟杆说这个的时候还有些犹豫。

“土……土地爷?”林曼曼惊讶地问,说实话,不只是他,还有我也不太相信,难道那个催命的老头是个土地爷?还真有土地爷这一说?

“不过……也不太对啊,供奉下边的这几个字都给弄掉了,这是咋回事?”老烟杆深深地抽了一口烟,好像在仔细地想着啥,等了一阵,他继续说:“凭那老头的实力,我敢断定,他绝对不是土地爷那么简单!阳娃,我交代你的事,都认真办了吗?”。

“办了,贡品,烧香,还有纸钱,一样都没少。”我回答道。

“那就好!那就好!”他若有所思地说着,说实话,我感觉他和我爷爷状态有点儿像,有些失神,无精打采的样子。

他俩这到底是咋了?

我下意识往老烟杆脚底下瞅了一眼,但他已经走到了旁边的杨树荫底下,他蹲下来,跟我说:“对了,阳娃,今儿个一早,我瞅见王建国一个人出了村,我琢磨着他可能是出去找人了。你要是没啥事就别出去瞎转悠,王建国醒了不是啥好事,他肯定不会念你的好,只会记住你害了他家二丫,二丫到现在还没有弄灵堂,就说明他有打算,你可得小心点!”

“这人也太大胆了吧,我们所里都已经结了案,张阳他不是凶手!不行,要不这样,我再去调几个人……”林曼曼气呼呼地说。

“林警官,咱们知道阳娃不是凶手,但是王建国不那么看的,他那种人不讲理,别人的话他是听不进去的。还有,这事儿也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不是人多就能够解决的。”老烟杆嘬着烟嘴说。

“那怎么办,就让张阳等死?”林曼曼反问,情绪甚至有些激动。

我们说话的时候,小甜一直抓住我的手,脸上的表情有些慌张,也不知道她这是咋了。

老烟杆叹了口气,吐了口烟,想了一阵子说:“唉,这都怪我学的浅啊,救不了你啊。要不这样,阳娃,今儿个晚上你要是碰见着那个老头,你就给他磕头!”

“磕头,求他救我,还是求他放过我?”我疑惑。

孙玉梅当时也给老头磕了头,老头可没有饶过她。

“都不是,咱还不知道王建国要干啥,也不用自己吓自己,真有啥事,我拼了这把老骨头,没准也能应承下来。我叫你磕头,是别的事,是天大的事!”他说到最后的时候站了起来,那表情很认真。

“啥天大的事?”我问。

“我跟你爷爷商量过了,叫你给他磕头,讨好他,是想让你求他当你师父。你的事已经压不住了,我对付个鬼上身都差点儿把命搁那儿,要是那些想害你的人再弄出啥幺蛾子,我怕是护不了你啊!你求他,要是他答应了,你就是他的徒弟,徒弟有难,我相信他一个做师父的肯定不会不管,也更不会再来催你的命,你懂不?”老烟杆细细地说道。

其实这时候我才算是想明白,老烟杆和我爷爷肯定早有这个打算,让我去给那老头烧香上供讨好他,其实就是这个目的。

只是,这种方法能行吗?

突然想到昨天晚上黑狗在我家外头哭的事,我就问:“杨爷爷,昨儿个晚上……黑狗的事,你知道不?”

“啥,黑狗?”老烟杆反问。

我以为爷爷跟他说了,他这么问,看来爷爷并没有跟老烟杆说,不知道爷爷是咋想的,我就说,没啥。

老烟杆也没再问,又抽起了烟。

小甜则慌里慌张地拉着我和林曼曼,让赶紧走,我问她咋了,她也不吭声。

一直出了院子,走了很远的时候,小甜才跟我说:“张阳,刚才你没看他的脚底下?”

“咋了?”我记得我瞅了一眼,但老烟杆站在树荫底下。

“他没影子!”小甜说。

我和林曼曼听得都干咽了口唾沫,没有影子那是啥,难不成一直相处这么多年的老烟杆也不是人?

可是,也不对啊,他以前有影子的,至少我以前是见过的。

“走,先回家再说!”我说。

快到我家大门口的时候,林曼曼的手机响了,她接通电话就去了一边,没说几句,她的脸色就开始变得有些难看,不过,等挂了电话过来的时候,她倒是一脸的开朗说:“张阳,你们村还真有意思,本来有假期,想留这儿玩几天呢……就是……唉,我家里有点儿急事,就我先走了,要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打我电话!”

“好,路上小心!”我道。

她说完就走了。

等她走了,小甜问:“曼曼姐这是咋了?”

我也看不懂,这个林曼曼看起来很开朗,却又给我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有点儿神出鬼没的意思,也有点儿神秘,我只能在心里头期望,她家里别出啥大事。

其实,对于这个林曼曼,我还有一点儿想不明白,她好像比小甜没大多少,但是在我们乡派出所那边就是一把手了,还挺厉害的。

这会儿都中午了,太阳愈发的**,我跟小甜到家的时候,爷爷竟坐在当院里,这么毒的太阳,他不怕中暑?

我走过去,喊了他几声,竟没回应。

心里头不由得咯噔了一声,爷爷都说过,昨儿个夜里黑狗哭不是啥好征兆,爷爷他该不会……

没敢想下去,而这个时候,小甜也给我指了指爷爷的脚底下。

我着实被吓了一跳,就一把椅子的影子,爷爷的影子没了。

从小我爸和我奶奶都不待见我,爷爷待我最好,这会儿看到爷爷这个样子,我的心一下子慌了,我甚至都不太敢去抬手摸爷爷的鼻息,我鼓足了勇气,抬起手……

突然,一声咳嗽,我被吓了一跳,爷爷睁开眼,说:“阳娃回来了啊!”

我的手还放在爷爷鼻子下边,连忙给缩了回来,爷爷则笑了笑说:“摸啥呢,爷爷身体好,死不了!”

我有点儿尴尬,鼻子有点儿酸,说不出话,还好爷爷没事。

“这外边多热啊,咱回屋吧!”小甜提醒了一句。

爷爷则说了一句:“不热啊,也不知道咋了,这两天屋里头冷,我出来暖和暖和,阳娃,小甜你们先回屋吧!”

这大热天的,我跟小甜热的汗把都衣服给浸湿了,爷爷还出来暖和,这是有问题啊。

回屋的时候,小甜低声跟我说:“张阳,有些话,我想跟你说说,你得有个心理准备。”

“咋了?”我问。

“你爷爷和杨爷爷都没有影子,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以前可听别人说过,要是一个人突然没了影子,白天还能看见星星,就是……就是寿命快要到了……”小甜小心翼翼地跟我说,似乎是怕吓到我。

“啥,咋会呢?我爷爷,还有杨爷爷的身体一直都很好的,咋会……这不可能的,你那是在网上看的吧,网上那东西肯定都是瞎扯的,不能信。”其实,我心里是有点儿怕了,这种事情说不清的。

“张阳,有些事不能逃避!”小甜握着我的手说。

“不行,我得去找杨爷爷问问,他一定知道是咋回事!”我说完就往外边跑去,爷爷不在院里,好想是回屋休息了。

到老烟杆家里的时候,他家大门闩着,我也没敲门,直接翻墙过去。

里边上屋门倒是开着的,可是,我进去找了一圈没找着他,其他屋门都开着,只有堂屋右边的那个屋子门没开,难道他在那屋?

那是个藏着秘密的屋子,老烟杆从来不让别人靠近,我放轻步子,悄悄地靠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扑通扑通……

吱呀……

小说《阴人祭》 第十五章 没有影子的爷爷 试读结束。

微信搜索:奶糖文学,关注:奶糖文学,回复书名,看全文

奶糖文学